当前位置:首页>>观点>>圆桌 >> 正文
党建联盟如何避免“空转”?
2020年08月11日 16:19:07 来源: 非公有制企业党建 作者: 汤馨怡

由牵头单位党组织发起,围绕共同目标取向,平等协商制定盟约,在不改变成员单位原有属性、组织架构、隶属关系前提下,各方自愿签订盟约结盟,通过开展组织共建、资源共享、活动共办、事务共商、人才共育、制度共创、文化共兴、发展共促等活动,有机联结各类组织,实现互联互动——就是我们常见的“党建联盟”。联盟可在党建引领下打破区域内原有的组织、行业壁垒,将信息、资源、人才等最大限度共享、流动起来,帮助联盟成员共同实现“党建强、发展强”。这种较为简单、高效的组织形式使得党建联盟广受欢迎,遍地开花。但是,我们也发现,有些联盟轰轰烈烈成立后,其作用是否得到应有的发挥有待商榷。联盟成立后是否“空转”?一些联盟在成立多年以后,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运作?党建联盟实体化运作的可操作性如何?本期圆桌会,我们邀请到来自四川、福建、上海、浙江的嘉宾共同探讨这一话题。


主持人


汤馨怡


特邀嘉宾:

四川省成都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社治委常务副主任  薛敏

福建省福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非公企业和社会组织工委书记  王聪

上海市金山区社会工作党委副书记  马琳联

杭州老板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专职副书记 余杭上市红盟秘书处秘书长  唐根泉



为什么要成立党建联盟?成立后有何成效?

薛敏:成立党建联盟有助于各类党组织打破地域限制、体制障碍和行业壁垒,跳出现有组织体系的框架实现交流互动;也有助于发扬党内民主,克服市场竞争状态下各类主体话语权、参与度不平衡的弊端,营造各抒己见、各尽其能的党建社交场景;同时,以联盟章程、运行机制和上级指导、成员监督等方式,有助于推动党建共建工作制度化、常态化、实质化。成都市的党建联盟主要有四类,分别在优化产业生态、加强行业自律、促进社区融合、引领区域协同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一是服务产业发展的功能区(园区)党建联盟,如龙泉驿区成都汽车产业功能区联合23家国企、民企、外企党组织及职能部门、街道社区建立党建联盟,营造良好产业生态圈、企业朋友圈。二是助力行业成长的行业党建联盟,如物流行业围绕冷链运输、城市配送等产业门类组建多个党建联盟,持续深化业内合作。三是融入基层治理的街道(街区)党建联盟,如高新区桂溪街道党建联盟整合驻区机关、国企、高校资源,构建共建、共治、共享、共赢区域化党建格局。四是与相邻城市共建的毗邻地域党建联盟,如成德临港产业发展带党建联盟覆盖两地54家龙头企业、7家枢纽型社会组织,有力推动资源要素跨域高效整合。

王聪:在2018年数字峰会前期,福州市委组织部、市委非公企业和社会组织工委牵头,区域内互联网企业党组织自愿参与,组成了融合发展的利益共同体——福州互联网企业党建联盟,积极探索互联网企业沟通联系、协调协作、紧密配合的有效方式。联盟成立以来,持续推进党建合作项目,在全国率先举办互联网企业党建高峰论坛的基础上,又举办数字党建高峰论坛,成立全国首家数字党建学院,创设了多功能、数字化、互动式、体验式的教学管理模式;优化“中国好党员”“数字党课云平台”等各类数字党建综合平台,重点推出“福州党建超市”“党务易通”等数字党建产品;通过党建项目认领等系列举措,逐步实现组织活力迸发、党员作用彰显、服务发展有力、企业共建共赢,推动福州互联网企业红色引领、互联互通、健康发展。

马琳联:党建联盟是一种比较新的区域化党建联合的形式,金山区近年来主要有两类党建联盟。一类是毗邻地区党建联盟。如金山区吕巷镇与平湖市新仓镇2018年开始探索的农业产业链党建联盟。另一类是产业集群党建联盟。如2019年开始,在金山工业区高端智能装备产业集群党委和生命健康产业集群党委框架下,细分行业建设了多个党建联盟。这两类党建联盟解决了跨区域、跨隶属关系的党组织如何在党建上进行联合,以及如何通过“党建+行业”联合的问题。党建联盟成立之后,极大发挥了党建在凝聚共识、整合资源、共同行动等方面的优势,推动两新组织党建举措更实、抱团发展更强。金山工业区产业集群党委框架下的党建联盟,更加聚焦了细分行业,同时,进一步吸纳组织关系不在金山或尚未组建党组织的产业链企业,最大范围、最大程度地实现了本区域内集群企业的交流合作,拓展了重点产业集群式发展的视野和空间。

唐根泉:余杭区是杭州市民营经济大区,近年来,在阿里巴巴等民营上市企业的带领下,已成为经济社会中最具活力和影响力的领域。上市企业作为社会关注的公众企业,更需把正方向。同时在区内,许多上市企业的行业相近、产业相通,通过搭建平台,可以使上市企业为政府在制定产业政策时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参考,使产业政策在兑现时更为集中有效。上市红盟成立2年以来,上市企业党组织的战斗力明显增强了,各成员单位在资源交互利用、志愿服务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使党建工作空间得到进一步拓展。同时,大家根据自身行业类别、经营管理、企业文化等特点,打造各自党建品牌,形成了共享党建经验、倾听企业呼声、促进互惠发展的良好局面。

在运行过程中,有哪些突出问题亟待解决?

薛敏:全国面上党建联盟建设主要是要处理好四对关系。一是组织领导与自主运行的关系。有的上级党组织对党建联盟包办干涉太多,降低了联盟活性,影响到成员单位创造力;有的则放任自流,以致党建元素逐步褪色,出现立场性、方向性问题。二是覆盖规模与机构效率的关系。有的党建联盟贪大求全,不分良莠搞全覆盖,成员单位动辄几百上千,组织难度加大,反而形不成合力;有的为此雇佣专人负责,增大运行成本,可持续性不强。三是活动质量与活动频次的关系。有的党建联盟月月搞活动,但策划草率、准备仓促、组织粗疏,以至于品质不高、效果不好、影响不大;有的半年搞一次活动,尚不足以在成员单位中消除生疏感、提升亲密度。四是党建引领与改革发展的关系。有的党建联盟在运行上还存在“两张皮”情况,没有以市场逻辑、互利思维找到党建引领与改革发展的结合点,活动开展多以学习研讨、参观考察或者商展路演、发布推介为主,体验度和实效性有待进一步提升。

王聪:我们一直把互联互通作为党建联盟的宗旨,但是在实现这一目标上仍需寻求突破。在组织建设上,党建联盟还需进一步规范日常运行管理,完善党建联盟联席会议制度、学习培训制度、帮扶支撑制度等,不断健全拓展组织架构,明确党建联盟工作思路,规范成员单位、组织机构、运行机制等联盟工作内容,推进联盟工作持续开展、同频共振。在活动共建上,需要主导联盟开展更多的党建共建项目创建活动,建立联盟活动制度,激发参与基因,激活成员间的党建和业务工作主动交流合作机制,有效发挥党建项目的示范带动效应。在作用发挥上,还有待进一步发挥党建联盟在经济社会、科技创新发展中的引领统筹作用,拓宽联盟参与公共事务渠道;更多注重做好服务功能,用好数字中介,依托新型党建网络实现对全市两新组织党组织管理信息的数字化,引领在既抓“实”又抓“新”中促进党的建设。

马琳联:党建联盟在成立和运行过程中,有一个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由于党建联盟是跨区域、跨隶属关系的联合,其组织力相对正式的党组织偏弱。在日常活动的开展上,没有权威的规程可以参照,想要保持活动的密度和热度需要付出更大的工作量;在动员联盟党组织和党员上,没有组织体系的保障,个别党建联盟中存在个别成员单位参加活动不积极的问题。这类问题我们觉得还是要依靠制度建设和完善组织架构来破解。首先需要逐渐创造建立活动型或正式党组织的条件。比如,在没有党组织的两新组织中培育党组织,建立联合党组织等,逐渐使党建联盟向活动型或正式党组织演化,加强组织力。其次,在不具备条件之前,需要通过加强党建联盟活动的制度化建设来尽可能保障高效、高质量地开展党建工作。

唐根泉:应该说,经过两年的探索实践,“上市红盟”的影响力与日俱增,“红色基因”正逐渐渗透传播到非上市企业和其他区域中。当然,这一模式要想进一步实现规模示范效应,还需要解决完善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还需要加大扶持和保障力度。不仅要加强经费、人员等物质保障,还要注重精神激励,注重对联盟成员、党务人员关心关爱,注重完善考核评估和长效激励机制,激励成员企业和非成员企业党组织更加主动、积极地参与。另一方面,还需要打造示范促进发展。要通过打造更多的非公企业党建示范点,以示范化推进标准化,并且进一步引导行业相近、产业相通的企业党组织开展结对共建,借助企业党群服务驿站的区域化辐射优势,形成企业与企业、党组织与党组织之间的互动,实现共同发展。

当前背景下,党建联盟在推动复工复产、稳企业促发展的过程中如何发挥实质作用?

薛敏:疫情期间,绝大多数党建联盟为了防范集中性风险,暂停了实体活动,但其前期已经建立的情感纽带、沟通桥梁和合作平台,依然为企业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稳产满产提供了强大助力。疫情发生后,各党建联盟指导动员成员单位严格落实防疫措施,引导物资共享,在满足成员单位需求的同时,为其他领域支援;面对供应链中断、开工即损失的困局,通过重点指导产业党建联盟,推动具有支柱作用的龙头企业集中复工复产,短时间内激活产业全链条。新都区轨道交通产业党建联盟,引导中车、今创等龙头企业带头复工,带动产业链上下游57家企业一周内开工生产;为抵御消费不振、市场萎缩的冲击,各党建联盟探索推广共享经济模式,整合信息、资金、技术、人力、场地等资源,推动转危为机、稳重求进。温江区健康食品、印务包装、农旅、餐饮等4家行业党建联盟,组织发起“红色助力”体验周,帮助成员单位现场促销650余万元,签约供货6000余万元。

王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福州互联网企业党建联盟利用互联网企业快速响应、在线服务、科技含量高等优势,为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汇聚强大合力。在这期间,福州扩增互联网企业党建联盟成员,全面强化基层抗疫数字化力量,成立了临时党支部,运用信息技术搭建“疫情防控数据管控区块链系统”“疫情物联网AI防控系统”等各类网络平台或升级服务,为疫情防控注入互联网科技力量,在复工复产中快速激活办公链条;推出“流量直播带货”推广优质产品爱心助农,讲述抗疫身边事致敬一线党员志愿者等节目,以多角度、多维度、多层次的学习宣传方式凝聚合力。网龙公司党委作为福州互联网企业党建联盟第一届“盟主”,主动向240个在抗疫斗争中表现突出的两新组织代表捐赠200万元“复工复产大礼包”,并部署2020年党建联盟活动,推动各联盟成员企业主动认领新一年的党建项目,增强党建交流及互联网企业合作服务力量。

马琳联:应当说这方面的作用是很突出的。比如,金山工业区党建联盟成员企业中变公司和长城电器两家公司,抗击疫情期间共享人力资源,通过组织一方职工到另一方企业工作,既解决了企业人力资源需求,又稳定了劳资关系;既保障了职工获得更优报酬,又相对降低了部分企业用工成本,通过党建的连接实现各方多赢。又比如,有一家党建联盟成员企业合纵重工,党支部书记通过联盟党建活动,发现周边有数家企业在一项高等级技术培训上有共同需求,因此组织相关企业联合起来,共同争取将这项培训落地在金山本地。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有的企业还在筹划类似的工作,比如,一家生物医药企业党支部近期计划依托党建联盟平台,组织同行业企业共同就新近实施的政策开展学习和探讨,推动全行业整体进步等等。党建联盟不仅在推动复工复产,且在引领和助推非公企业健康发展上都起到了切实有效的积极作用。

唐根泉:从联盟的角度,我们在疫情期间共同发布了《上市企业党建红盟倡议书》,呼吁企业、社会组织及各界爱心人士尽己所能参与疫情防控。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我们老板集团党委向浙江省红十字会捐赠价值200万元的医用酒精湿巾10万包,用于疫情防控工作。诺贝尔集团党委向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指定受捐账户武汉市慈善总会捐款200万元等等。在助力复工复产方面,联盟通过成立多支党员志愿服务队,带头坚守岗位,志愿到员工宿舍、职工公寓值班,帮助了解外地员工返工后工作、生活情况,为隔离员工代购生活用品等。而从联盟成员个体角度,大家都发挥了各自领域的优势,贡献上市企业力量。比如兴源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在公司接下火神山与雷神山两座医院污水处理工程后,从浙江、四川、贵州、湖北调集党员职工、技术骨干共120余人,奋战攻坚,全力抢工期。



责任编辑: 付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