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 正文
困局与突围
2020年10月30日 10:38:55 来源: 非公有制企业党建 作者: 陈红艳 汤馨怡 郑夏忆

2771005a2c435c9283634d315e31508.png

  2010—2019年,快递行业业务收入占GDP的比重呈上升的趋势。2019年占比为0.76%。2020年上半年,快递行业收入占GDP比重增长到0.84%。2019年,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635.2亿件,同比增长25.3%。2020年上半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338.8亿件,同比增长22.1%。截至2019年,我国快递法人企业达2万家,其中包括7家上市公司,从业人数已超过300万人。近段时间,中组部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一直出差,就快递物流行业党建在四川、广东等地密集调研。

  “这一领域党建工作是今后要重点加强的。”据相关人士透露。

  从今年二季度开始,浙江省委组织部启动了一项面向全省快递物流行业党建的深度调研,据了解,这是浙江省委组织部今年年度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日前,成都市邮政管理局党组印发了一则《成都市快递行业党组织标准化建设导则》。这也是目前各级党委部门较早出台的快递行业党组织标准化建设意见。

  除此之外,记者还了解到,包含北京、广东、上海等快递物流大省在内的不少省、市、县(区)组织部门纷纷有所动作,对快递物流行业党建作出重点部署。

  种种迹象表明,快递物流党建显然已成为2020年度两新党建重点热词。

  “常态化疫情时代,快递物流行业发展机遇前所未有,经济体量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愈加重要。上到中央,下到基层,全国各地正加快探索快递行业党建的步伐,快递物流行业党建已成为新时代基层党建新的重点。”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党建部副教授、廉政室副主任孙林表示。

  熟悉的陌生人

  被习近平总书记称为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守护者的“快递小哥”,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勇敢逆行,为保障防疫物资运输寄递、促进生产流通和居民消费作出了重大贡献。

  动动手指就有人送货上门的“懒人经济”时代,他们也成为了百姓口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今年1月,国家邮政局主管的中国邮政快递报社发布一份《2019年全国快递从业人员职业调查报告》,报告显示,目前这支“最熟悉的陌生人”队伍已超过300万。

  除了成为大家日常生活中的重要部分,近两年来,他们也频频在新闻媒体和闪光灯下亮相,迎来众多人生高光时刻。

  9月28日,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曾被《人民日报》评价为“生命摆渡人”的武汉快递小哥汪勇登上了领奖台;3月,中通快递北京厂洼路网点快递员李杰,走上了“国字头”新闻发布会;在去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国庆大典上,快递小哥首次组团在群众游行方阵中“亮相”……

  2019年农历春节到来前夕,习近平总书记还专门到北京前门石头胡同的快递服务点,看望慰问仍在工作的快递小哥,询问他们工作生活情况,并祝他们春节快乐。

  然而,前所未有的关注,依然掩盖不了“小哥群体”所面临的困局。

  近日,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屏,指在系统算法与数据驱动下,骑手疲于奔命,常年上演生死时速,成了高危职业。

  《2019年全国快递从业人员职业调查报告》还显示,近两成从业人员每日工作12小时以上,约60%每月休息2天或更少。75.07%的人员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一线从业人员月收入超1万元的占比仅为0.73%。

  一边是高强度、低收入以及不被尊重的社会地位,另一边是整个快递物流大行业的爆发式崛起。

  国家邮政局邮政业安全监管信息系统实时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仅用时8个多月就完成500亿件快递业务量,日均2亿多件已成常态,根据预测,2020年全年快递业务量将突破750亿件。

  得益于行业的快速复工复产,得益于我国消费市场加快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今年及未来几年,我国快递市场将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快递从业人员也会进一步壮大。

  “快递物流行业快速兴起,已经形成了广泛的组织网络、庞大的从业人员和高效的运达体系,加强快递物流行业党建,是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促进流通方式转型、刺激消费模式升级、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政治保障。”孙林指出。

  着眼于关心关爱,快递业务量常年居全国前列的浙江义乌今年8月专门发布《义乌市关心关爱“快递小哥”十条意见》。“十条意见”,条条都是干货,不仅为快递小哥单列每年的发展党员指标,还进一步畅通了快递小哥的参政议事渠道,切实帮助快递小哥解决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实际困难。

  在广州白云区林安物流园区,党群服务中心专门开辟了快递小哥“爱心驿站”,很多快递小哥都会在休息时间来到这里,喝杯热水、吃口热饭,坐下来歇歇脚、看看书,这里也成了小哥们最爱“打卡”的网红地儿。

  5月,经杭州市委人才办、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来自安徽阜阳的95后快递小哥李庆恒被评为“杭州高层次人才”,一时之间更是上了热搜,成为人才制度改革的又一样本。

  覆盖之难

  党员群众在哪里,党建工作就应该覆盖到哪里。

  如何通过党建工作的深化,提升快递员群体的归属感、幸福感,规范从业人员队伍,促进快递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是摆在相关人员面前的重要课题。

  据记者了解,包含顺丰、京东物流、圆通、韵达等在内的前十大快递物流企业,都早在前些年就已建立党组织,而党员快递从业者也逐渐成为行业发展的中坚力量。

  然而,面对从业人员基数大、流动大、工作强度高等特点,想要做好快递物流行业党建工作绝非易事。

  “对于快递物流这样的新兴行业,‘新’是特点也是痛点,杭州、广州、成都等地在推进该领域党建工作过程中,普遍面临党员流动性大难管理、组织覆盖不深入难规范、党建和业务发展不同步难整合等难题。”孙林指出了当前快递物流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从快递业务量占全部快递与包裹市场比重看,民营快递企业的业务量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达88.8%。可见在快递物流行业,民营企业是绝对主力。

  但与之相对应的快递物流行业中党组织的覆盖率,并不理想。

  某快递大省,在全省量大面广的民营快递企业中,符合条件建立党组织的仅245家,其中应建未建的仍有80家。

  上海某区集聚快递业务经营许可企业155家,规模以上交通运输企业115家,全国和区域快递总部14家,与大多数地区一样,人员流动大,党员管理存在一定难度。

  摸清底数,推进覆盖,成为各地共识。如广州推行“自上而下定基数、按图索骥摸底数”摸排机制;深圳在邮政部门、行业协会提供数据基础上,按企业规模分类建立台账,摸清企业经营和党建工作状况。

  另一方面,快递企业员工遍布各地,由于准入门槛较低,基层快递从业人员中大部分外来务工人员属灵活就业人员,学历普遍较低、农村党员较多成为了行业人员特点。这也对党组织的覆盖带来难度。

  “村里的党员在选举的时候可以投一票”“干快递不一定能干很久,关系转来转去太麻烦”“一线快递员是党员或是能发展的对象不多”“工作太忙,没时间想入不入党”,在过往采访过的快递企业中,记者多次听到类似回答。

  党员信息收集难、组织关系转接难、“口袋党员”排摸难、一线党员发展难等一系列难题,造成了庞大从业人口基数下,党员占比却不高的局面,为党的组织和工作覆盖、党员管理等提出挑战。

  快递业巨头“三通一达”发源地杭州桐庐较早开始了“异地党建”的探索。从2007年起,桐庐县委组织部通过“红色直通车”形式在上海建立起异地党支部,同时明确了快递公司的桐庐籍党员在村社组织换届选举时可回乡履行选举权利。并在全网开展“党员找组织,组织找党员”活动,努力把所有从业党员纳入党的管理。

  不久前成立物流行业党委的成都,亦通过“双找”活动动员党员骑手佩戴党员徽章上岗服务,用培育蓉城先锋骑手队伍,引导快递外卖骑手主动亮身份、当表率。

  作用之难

  “我们一些下属分(子)公司,对党建工作认识较弱,不善于用党建的手段来帮助解决生产经营中的实际困难和问题。”申通快递党委负责人、副总裁熊大海直言不讳。

  作用发挥难,这也是各大快递企业普遍面临的难题。

  “单做好省级/总部公司组织覆盖便不容易,散落各地且数量庞大的网点更是容易出现盲区。何况他们在对待党建工作的认识上也是态度不一。”韵达快运党委书记、常务副总裁周柏根深有同感。

  同时,在这个以“生存”“业务量”“绩效”为目标的群体中,以传统的单一的党建工作形态进行管理、教育、活动开展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容易“水土不服”。

  “拿我们企业来说,多数党员本就是企业中的业务骨干,承担了大量生产经营任务,长期加班加点,集中开展组织生活、及时跟进教育管理真是难上加难。”周柏根说出了行业心声。

  采访中,“教育管理缺乏有效手段”“党建与业务融合度不高”是各快递公司对当前企业开展党建工作的一种共识。

  推动企业党组织班子成员与企业经营决策层“双向进入、交叉任职”,是部分龙头快递企业目前探索的一个有效办法。

  据了解,为能直接从源头处更好地将党建融入企业经营,目前,申通、圆通、中通等快递头部企业均由出资人亲自担任党委书记。

  与快递行业治理结构复杂相应的,是快递行业所涉及到的部门也是众多。快递行业面临管理难、管理部门多,难以全面统筹协调的实际,找到推进其行业党建的切入点存在一定的难度。

  对此,孙林表示,抓好快递物流行业党建,需要结合新时代基层党建新要求,和行业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快递物流行业党建不能单兵突进,而要在大党建格局中协同推进。

  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所长段治文也表示,做好快递物流行业的党建,必须根据习近平同志“贴近企业实际、贴近党组织实际、贴近党员实际、贴近业主实际、贴近职工实际”的“五贴近”原则,采取“灵活、小型、多样、务实”的方法,有针对性地开展党的活动。

  着眼于顶层设计,全国各级地方党委部门正投石问路,加快推进快递行业党建的步伐。

  当前,浙江省上下正对标建设“重要窗口”的新目标新定位,以高质量党建推动快递业高质量发展。重点是在健全体制机制的基础上,紧抓头部重点企业,因业因企制宜,“量质并重”发展壮大党员队伍、“直管纳管”流动党员管理,规范行业治理,拓宽快递业党组织实质作用发挥的有效途径。

  快递大省广东遵照“谁主管谁负责、管业务管党建”原则,压实行业主管单位主体责任,同时由组织部门牵头,联合邮政、交通、市场监管等多部门建立常态化联动机制。

  成都市以“一元管理、多方参与”模式,为物流行业党建找一位“领办人”,成立市物流行业综合党委,打通交通运输部门、口岸物流部门、市场监管部门、邮政管理部门等多个单位的职责边界。

  义乌则通过建立“一带一路”党建联盟,积极整合快递物流企业、海关、铁路等19家党委(党组),建立问题、资源、项目三张清单,统筹各方优势,为“义新欧”专列国际快递物流运营注入红色动能。

  作为全国快递行业转型发展示范区的上海青浦区华新镇,正在打造“红动·物联”党建品牌,试图用“红引擎”串联起物流企业的融合。

  党务人才不足,也给快递行业党组织实质作用发挥带来困难。

  部分企业反映,基层党务工作者以兼职为主,行业整体压力居高不下,他们从事党建工作的积极性不高,在缺乏对党建工作的思考、谋划的情况下,“两张皮”现象在所难免。

  派驻党建指导员,是桐庐持续了多年的做法。桐庐县委组织部每半年向“三通一达”各派驻一名中青年干部挂职党建指导员岗位,帮助和指导公司的党建工作。广东揭阳也有类似做法,按照“一个快递品牌一名党建指导员”原则,选派一批党员干部担任快递企业党建指导员。

  未来已来。随着数字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快递业已成为经济发展中的一匹“黑马”。

  党建,必是引领这个领域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责任编辑: 来梦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