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聚焦>>参考 >> 正文
打造“未来工厂”红蓝CP
2022年01月13日 20:29:01 来源: 《非公有制企业党建》杂志 作者: 记者 汤馨怡 通讯员 潘徐平

image.png

  【推荐】

  “产业大脑+未来工厂”是推动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要引擎。作为浙江最年轻的区,“未来工厂”蓬勃发展的临平,围绕省委“红色根脉强基工程”变革型组织要求,制定出台《“未来工厂”党建工作指引(试行)》,探索形成“1253”党建工作体系,力求在增强“未来工厂”党组织嵌合力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探路,形成一批以“未来工厂”为引领的新智造企业群体,向着全省智能制造中心、未来工厂示范区目标奋勇前进,切实回答好高质量党建推动高质量发展这一时代命题。——浙江省杭州市临平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杨霞

  井然有序的自动生产线、无人操作、黑灯运行、24小时不停歇……颠覆想象的“未来工厂”正变为现实。

  到底什么是“未来工厂”?2021年7月,浙江省经信厅发布《“未来工厂”建设导则》(以下简称《导则》)团体标准。《导则》对“未来工厂”的解释是广泛应用数字孪生、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革新生产方式,以数据驱动生产流程再造,以数字化设计、智能化生产、数字化管理、绿色化制造、安全化管控为基础,以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延伸等新模式为特征,以企业价值链和核心竞争力提升为目标,引领新智造发展的现代化工厂。

  “围绕发展抓党建、抓好党建促发展”,党建在“未来工厂”建设中如何发挥引领作用,为打造“未来工厂”新高度提供“焕新”思路?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平区委率先在“未来工厂”党建这片新大陆破冰探路,打造“未来工厂”红蓝CP。

  “智造”集成地

  走进临平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兴中路339号,老板电器“未来工厂”赫然出现。在这里,机器自动作业的场景随处可见:伸缩臂式机械手、自动传输带、焊接机器人、载着物品快速移动的AGV小车……生产车间内,所有作业均实现无人化,产品打包完成后,由传送带和机器人全自动运输、堆垛、上架。

  在这座“无人工厂”里,工业物联网络通过技术打造出一个智能平台,将生产制造、设备物联、仓储物流等系统打通,同时基于销产存等数据,实现数据图形化展现、分析,以数字驱动业务。比如,用户在使用老板中式蒸烤一体机做烤鸭时,老板电器数字烹饪链就会起到点睛之笔的作用。“蒸烤一体机先用150℃的高温蒸15分钟,再用200℃的风扇烤15分钟,整个过程完整地复制了传统烤鸭的经典烹饪方法,在家就能吃到地道的烤鸭。”杭州老板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唐根泉介绍,这里用到了烤鸭的中式烹饪曲线。目前,老板电器已收集超过3000道中式经典菜品的曲线,同时结合第三方数据信息,不断缩小市场与用户、研发与用户、制造与用户的距离。

  老板电器“未来工厂”是“临平智造”的一个精彩例证。2020年浙江省首批公布的12家“未来工厂”名单中,临平区占了3家,除了老板电器,还有春风动力、迅犀科技,2021年公布的33家“未来工厂”试点企业中,西奥电梯也位列其中。截至目前,临平区累计培育区级黑灯(无人)工厂(车间)4家,省级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5家,列入市级“未来工厂体系”培育名单企业14家。

  破冰造“红芯”

  “未来工厂”建设是浙江数字化改革数字经济系统建设的主要任务之一,也是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重要支撑。“随着‘未来工厂’建设,数字化、智能化带来的生产方式革新将改变用工结构、管理方式、评价体系等等,我们过去的党建工作方法也将随之进行系统性重塑和创新。”临平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浙江省委关于全面实施“红色根脉强基工程”总体要求,全面助力省委提出“产业大脑+未来工厂”数字经济系统构建工作,以高质量党建推动高质量发展,近日,临平区委出台了《“未来工厂”党建工作指引(试行)》(以下简称《指引》),以组织变革增强“未来工厂”党组织嵌合力,推动高效落实党建赋能新制造业计划,力争为省市“未来工厂”党建工作提供“临平范例”。

  《指引》将“未来工厂”党建的内容概括为“1253”:“1”为一个目标,增强“未来工厂”党组织嵌合力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2”为两种模式创新,嵌入式党组织、链式支部建设;“5”为五项能力建设,引领力、战斗力、先锋力、带动力、助推力;“3”为三个关键支撑,全方位命运共同体、全流程数智赋能、全周期组织保障。

  接下来,临平区委组织部将进一步做好《指引》解读,指导更多“未来工厂”,增强“未来工厂”党建工作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为数智杭州新名片加入红色元素。

  【点评】

  在临平,“未来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可以看作为数字经济和制造业融合的产物。遵循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关系的调整要与生产力发展相适应的一般规律,数字化、智能化带来的生产力变革、生产关系调整必然会深刻改变传统的用工结构、管理方式、评价体系,也会带来党建和业务关系、组织管理方式等方面的深度变革。

  一是技术层面,党建工作的数字化。IT时代下的社会活动是一个生产数据的过程,DT时代是解决挖掘数据价值、运用数据赋能的问题。传统工业企业在向“未来工厂”转型升级过程中,除了一以贯之地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也要推进党务管理、党员教育服务、党建“中枢”的数字化改革,提升党建工作的数字“生产力”。二是组织层面,党建工作的流程再造。未来的“人随数转”“人跟数变”,要求其组织设立围绕研发、生产、经营、管理进行全流程的再造。在原有党组织架构基础上,大力推动嵌入式、链式党组织等变革式、液态化组织设置。三是思维层面,党建思维的迭代升级。大连接、大数据、大融合时代,要求党建思维方式由粗放管理向精细管理,组织管理导向向党员服务导向,组织管控思维向领导统合思维转变,需要企业内部“小”党建与外部“大”党建的相互支持,除了党委组织部门,工青妇群团组织、科协组织、经信、金融、工商等部门资源也要给予全周期保障和服务,将机关党建工作与企业党建工作结合起来,形成“未来工厂”党建工作的“命运共同体”。

  ——王思林,浙江省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副教授、杭州市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责任编辑: 付文
相关稿件